白骨妹子

我不知道我寫了什麼(:3/ㄥ)

而且我還打錯字((不想改了

麥相麥 
 
微小說改編 
 
傷眼注意 
 
 
 
「我回來了。」打開門,習慣性的喊話。 
 
 
 卻在望向一片漆黑的空間沉默下來,是阿…忘了不會有人回應我了。 
 
 
 從冰箱拿出果凍吃了起來,我有點想你了,消太。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「山田 陽光!我放在冰箱的果凍為什麼都沒了!」 
 
 
 
「因為消太出差太久,我想你就吃掉了!」 
 
 
 
後來山田在沙發上睡了三天,原本是一個禮拜的,但靠著厚臉皮稱相澤睡著巴著不放。 
 
 
 
 
 
 
 
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
 
 
 
 
 
 
 高三畢業前夕,班上玩起了一個遊戲,做成一圈,把一個沒有人知道的秘密寫給你左邊的人。 
 
 
山田強先座在相澤的右邊,打算把自己三年的心意寫出來。 
 
 
「大家都寫好了嗎?數到三交換喔。1、2、3!」 
 
 
交換後,山田完全不敢看相澤的表情,只敢死死盯著手上拿到寫著[全班都知道你喜歡相澤]的小紙 
 
 
 
等等!這誰寫的!山田猛然看向飯田,結果看到他指著自己身後。 
 
 
山田剛轉身,就被相澤拿著一張紙拍在自己額頭上,相澤拍完就離開教室了。 
 
 
山田把紙拿下來,是剛剛自己寫的那張,不同的是我喜歡你這四個字變成了,我也喜歡你。 
 
 
 
 
 
 
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
 
 
 
 
 
 
相澤困的要死,趴在自己的位子上想要補眠,完全不想理山田問自己的問題。 
 
 
「消太,要怎麽告白阿?送鮮花?還是寫信?」 
 
 
「會不會太老套?是不是要有些驚喜?」 
 
 
「不,他應該喜歡普通點的,消太,要怎麽辦阿?」 
 
 
「煩死了,直接吻他就好了阿!」 
 
 
 
 
 
相澤耳邊終於安靜了,正打算好好睡覺時,嘴唇傳來的觸感讓他的睡意都跑了。 
 
 
 
 
ps:地點在教室 
 
 
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
 
 
「消太,你最近有收到信嗎?」 
 
 
「沒有。」 
 
 
「欸?我明明有放在你抽屜…等等我什麼都沒說!」 
 
 
「但我收到一個白痴寫情書給我。」 
 
 
「消太!」 
 
 
「我打算答應他。」 
 
 
「咦?欸———」 
 
 
 
 
 
 
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
 
 
 
 
 
身為一個小有名氣的模特兒,狗仔隊什麼的也習慣了,發現沒什麼可以報導的,也漸漸的換人了。 
 
 
但是最近又感覺有人在跟蹤,本以為是錯覺,後來發現有一個金髮男孩在偷偷的關注自己。 
 
 
 
 
 
 
「喂,你是有什麼事嗎?」在發現他存在的第三天,相澤把他叫住。 
 
 
「呃,對…對不起。」金髮男孩發現自己被發現後,傻笑的抓著自己的頭髮。「那個我叫山田陽光,今年十六歲,興趣是聽電臺,夢想是當電臺DJ。」 
 
 
 「說重點。」 
 
 
 
 
 
 
「我喜歡你,你願意跟我交往嗎?」 
 
 
 
 
 
 
 
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
 
 
 
 
 
 
「消太~你對我是一見鍾情嗎?」 
 
 
「蛤?怎麽可能。」 
 
 
「欸?但我們第一次見面不是你用眼神暗示我嗎?」 
 
 
「你是說在公園時你因為被蟲嚇到,撲到我懷裡那時候?」 
 
 
「恩,你那時後用超~帥的眼神看著我。」 
 
 
「白痴,我是要跟你說你肩膀上還有一隻蟲。」 
 
 
「…….。」

麥相

文癡 傷眼抱歉(:3/ㄥ)

我對我的文筆已絕望

練習畫畫 把響香畫醜了 抱歉(:3/ㄥ)

大概是30歲相澤x20歲麥克(?

文癡 傷眼睛先說抱歉(:3/ㄥ)


腦洞

雖然我朋友說看不懂(:3/ㄥ)

我自己也不是很懂(:3/ㄥ)


麥克「消太 笑一個!」

相澤「滾」

相澤覺得自己的瀏海時常遮到視線,於是就拿剪刀隨便一剪,結果. . .

「哈哈哈哈哈,你那是什麼髮型啊,哈哈咳...咳...」坐在隔壁的麥克一早看到相澤的新髮型,差點沒笑到往生。

「吵死了。」


結果因為上課的時候學生一直在憋笑,後來又留回原來的髮型。


*尾心

*文癡 傷眼睛的話先說抱歉(:3/ㄥ) 

*小短文

*愛打文章卻文筆差的我


糟糕了,真的大事不妙阿。

尾白看著手上斷了一隻耳朵的貓咪吊飾,一臉為難。

這可是心操最喜歡的吊飾阿,該怎麼辦?

尾白來回地走動,尾巴不安的晃著。

「我回來了。」心操剛進門就看到尾白一直左右的走動「你在做什麼啊?」

「阿沒. . .沒什麼。」尾白下意思的把吊飾塞進口袋。

「是嗎?」心操疑惑的看著尾白,剛剛他是不是把什麼放進口袋了。

「恩,肚子餓了嗎?我去煮飯。」尾白笑笑裝做什麼事都沒有,快速走向廚房,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尾巴炸毛的跟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。

心操看著尾白的尾巴挑眉。

「尾白。」

「怎麼了?」尾白轉身,阿,身體被定住了。

「你瞞了我什麼?」心操雙手懷胸看著尾白。

「把你最喜歡的吊飾用壞了。」說完身體還自動地把吊飾拿出來。

『死定了。』身無可戀尾白臉。

心操看著尾白手上壞掉的吊飾。

限量‧排隊兩小時‧天價的貓咪吊飾。

心操說「這個月睡沙發吧。」


結果心操因為沒有尾白的尾巴抱睡不著,所以還是一起睡了。